1. <dd id="y4ebh"></dd>
    2. <button id="y4ebh"></button>
      <dd id="y4ebh"><noscript id="y4ebh"></noscript></dd>
    3. 析中國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體系改革新動向
      2013/6/14 15:11:33 來源:
       

      核心提示:在全民關注食品安全監管體制改革,以及食品安全事件時有發生的背景下,組建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標志著中國的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體制改革走向新的里程。這一改革頗受期待,被寄予厚望,同時責任重大,面臨挑戰。

       

      魏益民(中國農業科學院農產品加工研究所)

       

      2013315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通過了《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誕生了新的食品安全監管機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在全民關注食品安全監管體制改革,以及食品安全事件時有發生的背景下,組建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標志著中國的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體制改革走向新的里程。這一改革頗受期待,被寄予厚望,同時責任重大,面臨挑戰。

      一、食品安全監督管理模式改革

      從世界范圍來看,食品控制體系(包括食品保障、安全和質量等任務)的機構類型有三種:一是多元化的機構體系,即由多個機構對食品控制體系負責,例如美國;二是單一的機構體系,即由單一的機構對食品控制體系負責,如多數歐盟成員國(聯邦德國);三是統一的機構體系,即由國家統一的食品控制體系負責,如加拿大、日本等。國家統一的食品控制體系受到國際社會和組織的的廣泛關注。

      20096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施行后,中國的食品控制(理解為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體系模式被定義為分段式多元化管理體系。分段式是指食品產業鏈的5個階段(種植養殖、儲運、加工、銷售和消費)由不同部門管理;多元化是指同一階段或同一事件由多個部門負責。例如,寫入《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的管理部門包括衛生行政、農業行政、質量監督、工商行政管理、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商務部門等,有時還涉及工業、公安等部門。這種模式帶有非常濃厚的計劃經濟管理模式的痕跡,已不適應市場經濟大潮中形成的食品產業鏈的管理需求,也必然和現代食品產業發生沖突。其現象是重復管理和管理缺失共存;其問題是法律的可操作性降低;其結果是效益低下,監管不力,導致消費者對政府的執政能力提出批評;其影響是對中國食品產業的可持續發展帶來阻力和潛在風險。

      《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說明》指出,現行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體制,既有重復監管,又有監管盲點,不利于責任落實。2013315日通過的《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將國務院食品安全委員會辦公室的職責、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職責、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的生產環節食品安全監督管理職責、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的流通環節食品安全監督管理職責整合,組建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主要職責是,對生產、流通、消費環節的食品安全和藥品的安全性、有效性實施統一監督管理等。將工商行政管理、質量技術監督部門相應的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隊伍和檢驗檢測機構劃轉到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新組建的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負責食品安全風險評估和食品安全標準制定。農業部負責農產品質量安全監督管理。將商務部的生豬定點屠宰監督管理職責劃入農業部。

      根據《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對照食品產業鏈(種植養殖、儲運、加工、銷售和消費),中國的食品控制(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體系(分段式多元化管理體系)的監管過程發生了較大的變化,即減少了參與監管的部門,整合了部分監管資源,加強了流通環節的監管,明確和強化了部門職責,向統一的控制體系邁進了一大步。具體來看,目前的體系是在國務院食品安全委員會的統一領導和協調下,主要由農業、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和衛生部門參與食品安全監督管理(參見下圖),但其監管的模式并沒有發生實質性的重大改變。

      二、食品安全監督管理職能轉變

      改革開放政策實施30多年來,中國的農業生產穩步發展,已經能夠基本保障13億人的溫飽問題。在工業革命的帶動下,食品工業以成倍高于全國GDP增長的水平快速發展。以市場經濟為主要經營方式的食品產業鏈逐漸形成。都市化和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對消費水平提出了新的要求。全球化的食品貿易也使食品安全保障水平向國際水平靠攏。這些新的變化和發展趨勢,都使食品安全管理面臨新的挑戰。具體表現為:第一,中國食品源頭的農業生產規模小,組織化程度差,從業人員素質不高,生產者靠政府補貼維持生計,技術應用和監管成本很高;第二,食品工業是民生工業,就其本身來講,類型眾多,形式多樣,規模不一,發展水平差異較大;第三,市場經濟背景下的食品產業鏈發展與計劃經濟模式下的管理體系存在沖突;第四,消費者生活水平提高,消費保護意識增強,要求政府做出更高水平的消費保障;第五,缺少系統設計的研究機構和科學研究計劃,不能很好地支撐食品安全保障和監督管理對科學和技術的需求。

      基于中國食品產業的發展背景,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面臨的挑戰是不言而喻的。因此,《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要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需要轉變管理理念,創新管理方式,充分發揮市場機制、行業自律和社會監督作用,建立讓生產經營者真正成為食品藥品安全第一責任人的有效機制。需要充實加強基層監管力量,切實落實監管責任,形成隊伍集中、裝備集中,廣覆蓋、專業化的食品藥品監管體系,不斷提高食品藥品安全質量水平。這是新組建的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面臨的首要議題和歷史任務。

      三、食品安全監督管理任重道遠

      相關法律修訂迫在眉睫。中國的食品安全監督管理涉及到多部法律,如《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農產品質量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產品質量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標準化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境動植物檢疫法》等等。要落實《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必然要涉及到法律的調整和修訂,為落實改革要求必須提供法制保障。把改革的成果通過修改法的形式鞏固下來,依法實施監督和管理。

      統一監管面臨現實挑戰。根據《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中國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體系主要涉及農業、食品安全監管和衛生三個部門,統一、集中監管的理念得到了提升,部門權力和職責得到了充分體現。全國政協委員焦紅認為,在我國打破食品分段管理的模式難以做到。中國目前的國情還做不到一個部門全程監管,因為中國的生產方式、流通方式太多,把監管集中到一個部門難度太大。全國政協委員邵明立認為,各部門之間的推諉是絕對的,邊界還有交叉。此次的調整還只是階段性的,只有各相關部門密切配合,地方政府負起責任,企業樹立誠信意識,才最終能讓百姓吃得放心、吃得安全。

      科技支撐不容忽視。全國政協委員嚴衛星表示:改革如果只是行政職能的劃分,沒有配套措施,不考慮技術支持方面的調整,還是會存在問題,會造成人、財、物的浪費。食品安全重復建設比較嚴重,要最大化地利用好資源,所以這次的調整要進行頂層設計。嚴衛星還表示,在監管隊伍上也需要設置準入門檻。事實上基層有些人不具備監管的知識和能力,無法發現食品生產過程中存在的問題。

      源頭監管是基礎。全國政協委員張桃林認為,光靠監管難以完全解決食品安全的問題,特別是我國農產品生產初級階段的監管難題。關鍵的是要加強整個農業生產體系的良性運作,既加強對農民的培訓,也加強農產品生產者誠信道德的建設。在我國,農民素質的提升、誠信體系的構建依然任重道遠。水系、土壤和大氣污染又會給農業生產環境帶和農產品安全帶來更為持續的負面影響。

      (撰寫于2013317日,北京)

      相關信息
      • 網站二維碼
      • ? 2014 版權所有:上海食品網 本站所發布的所有新聞、信息、圖象均歸上海食品網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聯系地址:上海市新閘路945號308室 電話:62291296 技術支持:上海商情
        備案號:滬ICP備05004888號-3
      上海食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