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y4ebh"></dd>
    2. <button id="y4ebh"></button>
      <dd id="y4ebh"><noscript id="y4ebh"></noscript></dd>
    3. 養豬戶解讀豬肉漲價原因:其實養豬和炒股一樣
      2007/7/11 13:56:30 來源:

      自今年5月份以來,豬源減少,豬肉價格一路飆升,廣州市民面臨吃高價肉局面。多少年來,市民從不在吃肉問題上有過危機感,這次大家都感到很驚訝,豬到哪里去了?究竟是什么觸動了市場敏感的神經?

      記者連日深入到廣州最主要的生豬供應地——湖南省,走訪了部分養豬專業戶,從一個側面了解肉價上漲的原因。如果說自去年10月份以來蔓延全國的高致病性藍耳病導致大量母豬流產、欄豬吃緊是一個原因,那也絕不是主要的原因。傳統的小養殖戶經不起市場風險的沖擊,不斷遭到市場淘汰應該是主要的。

      養豬戶解讀漲價兩大原因

      疫病突襲,染病豬場血本無歸

      “養豬容不容易?容易!身家幾十萬幾百萬的人能養,只有一兩千塊的人也能養,因為門檻低,”在湖南養了12年豬的養豬大戶劉小解談他的養豬經,“養豬難不難?難!難在技術、環境、衛生、管理,養豬對這些要求太嚴格了。以前普通農戶養豬基本上是簡單的集約型操作,絕對沒有正規豬場那么專業,一旦疫情來了,根本擋不住?!?

      去年,高致病性藍耳病這一夢魘首先襲擊福建和江西的豬場,10月傳播到湖南,11月達到高峰。這種疫病雖然對欄豬的影響并不大,但對母豬的打擊卻是致命的——流產。

      業內一些人認為,今年4月以來高居不下的肉價很大程度上與此次疫病有關——母豬流產導致欄豬緊張,豬源減少,價格自然上漲。

      劉小解在這場疫情中算是有驚無險。由于保護措施做得嚴密,劉小解的豬場平安無事。但在疫情解除之前,他仍如臨大敵,對豬場戒備森嚴,任憑記者磨破嘴皮也拒絕進入采訪拍照,“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已經拒絕了好幾批來參觀的人,搞不好帶進去一個病菌就會讓我賠得傾家蕩產?!?

      劉小解把豬看得比自己的命還重要?!耙郧拔乙粋€月去一次豬場,現在一個季度去一次,每次進去都要洗澡、換衣、消毒,豬場工人這階段完全實行封閉式管理,吃住都在里面,我每天就是打打電話給那幾個場主?!?

      很多豬場還是被這場可怕的疫病擊垮了?!拔覀冞@里有的散戶為了控制疫情打疫苗,沒想到打得越多(豬崽)死得越多,根本沒用,”劉小解有些傷感,“我們這里做得還是比較好的,有的地方根本頂不住?!币郧?,豬生病,打幾針疫苗就解決問題了。而據劉小解的預測,目前的這場疫情至少需要一個月才有可能平息。

      肉價高漲的背后并不是養豬戶的歡天喜地,感覺很復雜,或許用“幾家歡樂幾家愁”來形容更為合適。那些成功避開疫情并且賺了錢的養豬戶是高興的,而那些不幸染病的豬場則要面臨巨額虧損,甚至可能是血本無歸——無豬可賣,再高的價格也不過是鏡花水月。

      市場調節,小養殖戶淘汰出局

      距衡陽市區30多公里處的向陽橋107國道1823公里處有一排漂亮的房子,這里是劉小解的住處和他經營的豐旺牧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辦公點。他的養豬場就在附近幾公里處的山下。

      通往劉小解公司的107國道兩旁滿是農村舊式的豬圈,不過全都是空的,這些都是被淘汰的養豬戶留下的?!皬纳鲜兰o九十年代初的家家都養豬,到九十年代中期的家家都不養,再到后來的養豬專業戶?!眲⑿〗夤蠢粘鰪?995~2007年這12年中國養豬業的一幅跌蕩起伏的畫卷。

      “養豬3年,賺錢1年”——養3年豬,只有1年是賺錢的。因為商品價格周期的存在,注定了養豬也有一個周期,劉小解把這個周期歸結為一個輪回,時間是3~4年。而2007年恰恰是這個輪回中的波峰——漲價年。去年中秋節之前,劉小解虧了30多萬,中秋節之后又賺了回來,“去年打了個平手”?!八砸嵕唾?年,要虧就虧1年,等著拿幾十萬往里面砸吧!”

      十年來,中國的養豬業就在肉價的上漲和跌落之間反復,經過了一個又一個輪回,一批批養豬戶在這樣無情的輪回中黯然退出。劉小解也在這片海洋中被顛簸得逐漸清醒明朗,“除去疫病導致豬源短缺帶來的肉價上漲,漲價其實是很正常的。經過幾輪的大浪淘沙,很多小養殖戶被淘汰了,肉價自然會上漲?!?

      “這是市場調節的必然結果”。

      “其實養豬和炒股一樣”

      在劉小解眼中,那些小生豬養殖戶與股票市場上那些抱著投機心理賺一把的散戶太像了,“我們國家的養豬很亂,一窩蜂上來,一窩蜂下去,這必然導致價格起伏太大,很多養殖戶就這樣被淘汰了?!?

      “不管哪個行業,最終都要經過市場考驗,只有市場調節才能讓這個行業規范、健康發展,”談起市場,他更像一個經濟學家,“政府的補貼和宏觀調控職能解決一時之需,搞得不好,只會加重下一輪的負擔和損失,導致更嚴重的后果?!?

      大浪淘沙,市場就像一把篩子,篩去雜質,留下精華。養豬行業中,最終剩下的終將是劉小解們這些大戶。在劉小解看來,與國外發達國家一樣,中國的養豬業必然要經歷從“散養”到“規?;s型養殖”的轉型,這是市場發展的必然,是市場調節的結果。

      “現在到了向規?;?、工場化、集約化轉型的時刻了。估計再經過一輪篩選,這個市場就基本可以轉型成功了?!彼麡酚^地估計,“到那時,那些養幾十頭、幾百頭的養殖戶都將被打垮和淘汰。只剩下一些規?;B殖的大豬場,年存欄豬在3000~5000頭,年出欄豬在5000~10000頭?!?/P>

      養豬“倔種”,經歷十年豬價沉浮

      “我們國家的養豬很亂,一窩蜂上來,一窩蜂下去,這必然導致價格起伏太大,很多養殖戶就這樣被淘汰了?!怅栶B豬大戶劉小解”

      在衡陽,劉小解算個名人,他是赫赫有名的養豬大戶,擁有衡南縣規模最大的養豬場,手下20多名員工“管轄”著300多頭母豬、2000多頭熟豬,年出欄熟豬6000多頭,全部供應廣東地區。按今年的行情,一年凈賺100萬元。

      但他也是個有名的“倔種”,一個從不知畏懼和退縮的家伙,在養豬市場上堅守12年。

      家家養豬,散戶栽下“懸崖”

      1995年,劉小解開始折騰起養豬。用今天的標準來衡量,那時候的劉小解養豬只是小打小鬧,更像是一個“散戶”:一圈簡陋的豬欄,一百多頭豬仔,兩個雇工,“差不多就是在單干”。

      1996年,劉小解迎來自己養豬的第一個小高潮,雖然生豬出口價原封未動,但國內的價格一路飆升到了5元/斤,“最高時漲到了5塊1”。

      1997年或許才是劉小解真正養豬的開始,這一年,他擴大了養豬規模,全身心地投入到養豬中——上一年的肉價上揚讓他嘗到了甜頭。但這樣的好景并沒有維持多久。所有人都看到了養豬的豐厚回報,家家都在拼命喂豬。一擁而上的惡果是,從1997年開始持續到1998年,生豬價格一路狂跌到2.6元/斤。

      止不住的頹勢。賣豬所得還不夠飼料錢,為了不致虧得太厲害,很多農戶將成窩的豬崽扔進河里溺死。最慘的時候,甚至干脆把生產的母豬殺掉。那種絕望,簡直就像站在山巔,一頭栽下懸崖。

      1998年也創下了養豬業的一個紀錄:100元買3頭豬仔。而一頭豬仔的成本價原為150~160元。這簡直是個致命的打擊,尤其是對劉小解這樣的養豬大戶,他直呼“虧得慘”。

      但這樣的結果早在他的意料之內,也是他最想看到的,那些原始方式的養豬戶總要被淘汰——這似乎有點“不懷好意”?!澳沭B我也養,市場很快就會飽和,一旦供大于求,價格肯定跌得厲害?!?

      堅持十年,先死而后生

      劉小解走了一步險棋,用自己飼料廠加工出來的飼料換農戶手中的子豬。

      據說這也是被逼無奈。養豬戶購買劉小解的飼料都是先賒賬,等賣了豬再還錢。賒賬這種交易方式具有極大的風險,萬一養豬戶賠了怎么辦?結果是,一些虧得血本無歸的養豬戶,最終不得不逼著劉小解答應用子豬還飼料錢。他居然心甘情愿地認了,并且“頭腦發熱”用飼料一下子換進了五六百頭子豬。

      劉小解自己顯得信心滿懷?!懊褚允碁樘臁?,他對市場有信心。物極必反,養豬也一樣,有高峰,必然也有低谷。退一萬步講,養豬戶已經將豬仔的100多元風險都分擔去了,留給他的不過30多元,再虧又能虧到哪里去?

      這種信心和泰然源于他對市場風險所作的充分評估和準備,“低潮時,你就要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拿錢來拼吧,尤其是大戶?!?

      劉小解賺了,并且是“狠狠地賺了一把”。僅僅三個月后,他用飼料換來的五六百頭子豬變成了熟豬,全部出欄,這時生豬的價格已經上漲到了4元/斤。

      豬價終于觸底反彈。

      從去年10月份開始,一場可怕的疫病——高致病性藍耳病開始席卷全國,它最致命的打擊是讓母豬流產。欄豬驟減,肉價開始上漲。從今年4月份開始,豬肉陷入了一個可怕的漲價狂潮,以加速度一路飆升,生豬價格目前已經超過7.0元/斤。

      “簡直快瘋了”,這樣的價格讓作為生豬供應商的劉小解都感到有點“接受不了”了,“生豬的合理價格應該保持在5塊到5塊5毛錢1斤左右,最高的應該也就在6塊一斤,漲到7塊的確不合理?!?

      從1995年至2007年,肉價似乎陷入了一個可怕的怪圈,在上漲——下跌之間反復輪回,養豬戶也在價格的左右下在養豬——殺豬之間疲于應對。

      這10年,劉小解見證了中國養豬業的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湖南豬販大叫難難難

      ●豬不好收 ●人不好求 ●貨不好運

      豬肉漲價并未讓豬販歡欣鼓舞,相反,他們一籌莫展。

      豬源緊缺的僵局讓豬販為了達到販運的底線而絞盡腦汁,買賣主導關系的易手加重了這種焦慮。甚至中介的出現也未能讓緊張的局面改觀多少。炎熱天氣讓生豬從衡陽到廣州這段漫長的路途上增加了死亡的可能性,也加大了豬販的經營風險。豬販說,其實,他們不希望漲價。

      “以前我們下鄉,養豬的一看到收豬車就追上來,求我們買他們的豬,他們怕自己的豬賣不掉?,F在,這種‘上下關系’完全顛倒了。

      如今是賣方市場,反過來變成了豬販求中介人說情,請求養豬戶賣豬。

      一旦路上出現死豬,這一趟可能就白跑了,弄不好還會賠本。但廣州豬肉緊張,我們又不能不過去?!?

      收豬難 陪著笑臉懇求幫忙

      陽偉明從來沒像現在這么忙過,他快瘋了,四處亂撞,像個無頭蒼蠅,眼下正忙著找豬。他是個大豬販,手下有7名工仔、4臺農用車和5臺大貨車,專門從事衡陽往廣州的生豬販運。

      “喂!你那里怎么樣?”“7塊2一斤?”……7月7日下午,坐在茶館里等消息的陽偉明,操著濃重的衡陽口音對著話筒一陣亂喊。這幾天,他快要把手機打爆了,瘋狂地給所有認識的飼料商和小豬販子打電話,陪著笑臉懇求人家幫忙找豬。他至少要確保每天能湊足一車豬送往廣州,最不濟的也要兩天一車。以前,陽偉明收豬很悠閑。抓豬裝車的苦活工仔干了,運豬的貨車承包給了司機,一切費用自理,他只要坐在家里靜候佳音即可?!安坏?0點就能輕松裝滿3貨車,每車120頭?!?

      “以前我們下鄉,養豬的一看到收豬車就追上來,求我們買他們的豬,他們怕自己的豬賣不掉?!爆F在,這種“上下關系”完全顛倒了,“現在是我們求他們,求也不愿賣,堅持說本地也缺豬,其實就是借機抬價。我們的價格必須出高一點,并且要做他們的思想工作,只有說服他們,這才肯賣?!?

      現在的陽偉明每天凌晨5時出發下鄉收豬,往往要到中午12時多才能收滿一車豬,晚一點的則要拖到下午4時。路也比以前跑遠了,“比從衡陽運豬到廣州還遠,聽說還有人去外省收,也收不到?!备嗟臅r候,陽偉明是在跑冤枉路,做無用功,經常要放空車回來。工人工資漲了,電話費多了,開銷一下子大了很多,“現在每天要比以前多出兩百塊”。

      求人難 有錢也難收到豬

      一個年輕人急急找到陽偉明,催促趕快結賬,他再也不愿幫忙干找豬的苦差事了。他是陽的朋友小云,一個活躍在下面縣區里的小豬販子。受陽的委托,小云這幾天東拼西湊,終于于前一天晚上湊了20頭豬,第二天就忙不迭地趕過來交差?!坝悬c貴了”陽偉明抱怨豬價收高了,“我都沒得賺,這種事搞不得搞不得”小云連連擺手,顯得很不滿,拿了錢匆匆離去。

      據了解,像小云這樣的小豬販子幫陽偉明這樣的大豬販子收豬是有報酬的,他們將從鄉下收上來的豬加價1~3角再轉賣大販子,從中賺取差價。但這筆錢并不那么容易賺,到處都在缺豬,豬販子也總是吃養豬戶的閉門羹,不是熟人介紹去的根本不賣。

      為了能湊齊裝車的生豬數,大豬販的對策是,讓飼料商經銷商當中介人,上門做說客,說服養豬戶答應賣豬,中介人可以從每頭豬身上獲得電話費、摩托車油費等總計5元錢的“補貼”。在目前豬源緊缺的形勢下,讓賣飼料的“改行”當豬販,削尖了腦袋往豬場里鉆,這足以讓人頭大如斗。據說有時中介要上門說情兩三次,養豬戶才肯松口。很多飼料經銷商為此不勝其煩,這筆錢也沒什么人愿意賺。

      據了解,以前是買方市場,中介人找豬販是幫養豬戶說情,請求買豬;如今是賣方市場,反過來變成了豬販求中介人說情,請求養豬戶賣豬。并且因為目前的疫情,養豬戶與中介人,中介人與豬販之間基本是“單線聯系”。這種森嚴的“等級關系”無疑在警告豬販:最好不要越級,否則一根豬毛也別想得到!

      運豬難 烈日炎炎極易致死

      僅在衡陽市區,像陽偉明這樣的豬販子就有30多個。陽偉明的“主攻目標”是廣州白云區嘉禾的生豬批發市場。他的運豬車每天下午3時從衡陽出發,上高速公路,經過9個小時的顛簸到達廣州,由當地屠宰場的人將豬收走。干得好,一個月能賺3萬元,前提是所運生豬全部一路平安到達廣州?!捌骄饋?,每個月大概也可以賺七八千元錢。但一旦路上出現死豬,這一趟可能就白跑了,弄不好還會賠本?!?

      讓陽偉明尤為肉痛的是養豬戶抬價,“以前他們都是幾分錢地講價,現在一開口就是一兩毛。這幾天一天一個價,7月1日還是6塊8一斤,這兩天一下漲了幾毛,7塊2,7塊3,現在都7塊4了。而且有的養豬戶越講價越不肯賣?!倍u給屠宰場的價格并不能隨著養豬戶的價格水漲船高。

      最可怕的是運輸途中死豬。陽偉明每次下鄉收豬都要精挑細選,裝車時要工仔小心謹慎,避免磕磕碰碰。然而,路上死豬的情況依然無法避免,特別在炎熱的天氣里從衡陽到廣州9個小時的漫長路途中。這給生豬販運生意增大了風險。

      今年4月,陽偉明的一車運往廣州的生豬中途死了4頭,那天的氣溫從十幾度一下子升到三十多度,這讓適宜在二十來度氣溫下生存的豬飽受折磨。陽偉明尚算幸運,“有個人的豬一下子死了十多頭,損失一萬多?!睋f,以前往廣州供應生豬的河南豬販也不太愿意做廣州的生意了。

      “合理的生豬價格應該是在5塊5一斤左右,說老實話,我們販豬的根本就不希望豬價漲得這么厲害,這對我們沒好處,還可能加重我們的負擔,”陽偉明顯得很無奈,“但廣州豬肉緊張,我們又不能不過去?!?/P>

      相關信息
      • 網站二維碼
      • ? 2014 版權所有:上海食品網 本站所發布的所有新聞、信息、圖象均歸上海食品網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聯系地址:上海市新閘路945號308室 電話:62291296 技術支持:上海商情
        備案號:滬ICP備05004888號-3